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媒體聚焦 >

生活日報:6次室顫 心梗病人與死神擦肩而過

作者:董昊骞   發布來源:生活日報   發表時間:2016-08-17 16:53:40
    急診科是醫院的窗口,也是醫院的前沿陣地。在生死交會的急診科,救護車、心電圖在生死之間爭分奪秒。7月12日,記者前往山東省千佛山醫院急診科體驗,以期從一個旁觀者的視角切入,傾聽急診醫務從業者的心聲,記錄他們的生活,還原患者看不到的醫務工作者的工作狀態。


對患者病情了如指掌
  “老崔啊,恢複得很好!你現在別考慮其他的,就是好好休息,3-4天就可以出院了。”12日上午8時許,山東省千佛山醫院急救中心副主任醫師李曉魯在交班後,帶領著科室內醫護人員查房,對著搶救室3號病床上的崔先生安慰著,這是他在12日淩晨被臨時打電話從家裏叫來做手術的病號,還不到一夜時間,老崔已然恢複得不錯。
  隨後,李曉魯考校著近20位醫護人員,“血栓形成有哪3種情況?”他們中大部分都是該院新一批入職醫護人員,當日他們首次轉科到急診室,李主任邊查房,邊爲這些即將獨自看診的白衣天使們講解。
  由于搶救室內病人情況更危急,加之李曉魯一邊爲新轉科醫護人員講解一邊查房,等到走出搶救室時,已經是當天上午9:30了。9:33,他接到了一個即將轉院而來做急診手術的120電話。走出搶救室,他又帶領醫護人員前往急診觀察(B區)查房,“這是幾?我是男是女?這是手心還是手背?”他伸出手問了病人幾個問題以證明其是否意識清醒,“這位病人是吞下8片安眠藥被送來的,我們配合用藥,還要經常給她按壓按壓眼眶,刺激刺激。”從他給其他醫護人員的講解中,能聽出李曉魯對患者的病情了如指掌。
  20分鍾後,帶領大家查完房,李曉魯主任來不及多說,趕忙爲即將到來的手術做准備,但是在離開之前,他把體驗的記者托付給了一名叫做王晔的醫生。這是心內科剛剛轉到急診上來的一名女醫生,12日正好坐診,看到記者前來,她來不及客套,爲正在看診的患者寫著病曆。
查體時忽然心絞痛趕緊搶救
  “老爺子醒醒,老爺子醒醒,現在有哪裏不舒服嗎?”近10:00,在千佛山醫院查體的劉偉,忽然心絞痛且渾身大汗,被查體部的護士送到了急診室,恰逢王晔醫生坐診,查體部的護士找到她。在看見劉偉後,王晔立馬意識到患者情況不太好,如急切拍打著69歲的劉偉試圖喚醒已經有些陷入昏迷的他。在了解到對方只有不到70的血壓時,考慮有休克可能性,爲他開出了多巴胺,並大喊“快!把他推到搶救室去!”她一路小跑著,和其他幾位醫護人員將劉偉送進了搶救室。
  10:07,劉偉女兒趕到現場,還沒說話眼眶已然泛紅。“大夫,我爸爸他……”當時,劉偉已經出現過一次嘔吐,且全身大汗不止。王晔表示,患者大面積心梗,必須盡快手術。在與患者家屬交代完畢後,她又小跑著回到急診門診爲等待她的患者們看診。
  搶救室內,李曉魯主任得知情況後立馬趕到,協調著10余位醫護人員一起搶救劉偉。值班護士剛喂他吃上術前必吃的抗凝藥,10:26,心電監護儀卻發出了接連不斷的滴滴聲,值班醫生張娜在聽到聲響後反應格外迅速,“糟糕,發生室顫了!”邊說邊往劉偉的病床跑去,由于個子比較嬌小,她幾個箭步“躥”到病床旁,並借著慣性跳上了去,雙腿跪在床邊,雙手疊交迅速按壓劉偉的心髒,一下、兩下、三下……跟著手上的力道她使足了全身的力氣,患者卻沒了心跳,“快!電除顫!”她迅速跳下病床,讓旁邊的大夫電除顫劉偉以恢複心跳。
  努力沒有白費,1分鍾後,劉偉恢複了心跳,“老爺子現在能睜開眼睛嗎?能聽見我說話嗎?”李曉魯讓患者對刺激作出感知,並表示要爲他插尿管,“別緊張,我們一會兒要做個造影,再做個小手術,所以插上尿管比較方便,不是什麽大事。”
  這邊正在安慰著劉偉,那邊心電監護儀再次發出令人焦心的滴滴聲,他出現了第二次室顫。據李曉魯主任介紹,室顫是心室顫動的簡稱,室顫時心室失去正常的收縮節律而顫動或蠕動,完全喪失收縮射血功能,屬于心髒驟停的一種情況,是急危重症,可以導致心源性猝死。
  再次心律複蘇加電除顫後,劉偉第二次與死神擦肩而過,10:31他恢複窦性心律,此時心電監護儀上顯示其心率爲51,血壓值爲83/39,呼吸值只有16。正當搶救室內如行軍打仗般有條不紊地緊張行動時,劉偉的家屬還沒決定好是否要爲他進行手術。“我出去和家屬談話,已經發生兩次室顫了,只能通過手術保命。”看著不容樂觀的病情,李曉魯主動出擊。


6次室顫,他跟死神擦肩而過
  “不好了!”隨著心電監護儀上報警聲響起,劉偉第三次室顫了,此時幾位醫生爲他心肺複蘇的同時使用電除顫,護士們則是爲他找藥的找藥、喂藥的喂藥,同時讓已經出現昏迷的他服用了3毫克嗎啡。並爲他戴上了簡易呼吸器幫助呼吸。
  “給他做個心電圖”,10:36,剛爲劉偉做完心肺複蘇的張娜醫生還喘著粗氣,呼吸仍不均勻,卻要趕緊爲他做心電圖,本以爲病情稍有緩解,卻在3分鍾後發生了第4次室顫,醫生緊急按壓後再次使用電除顫,和前幾次沉默不同,伴隨著一次次電除顫的使用,躺在病床上的劉偉發出一聲聲慘叫。電擊一下,劉偉從昏迷中恢複意識,並慘叫“啊!”令人聞之色變。就在他發出喊聲的一瞬間,站在病床頭部的護士快速打開蓋在他口鼻上的呼吸器,慘叫結束後,再立馬爲他戴上。接著,是第二次電擊,他再度慘叫出聲,床頭站著的護士再次爲他揭開呼吸器,待喊聲結束後又戴上,如此多次反複。
  10:47,經過4次搶救後,劉偉暫時保住性命,搶救室內的醫生表示等情況穩定後就可以上手術台了。此時,千佛山醫院副院長任勇趕到搶救室內,“大面積心肌梗死,反複室顫,手術是唯一能救人的方法,”他對搶救室內的醫護人員說,辛苦大家一定要把握住每一分每一秒。同時搶救室外的家屬,經過李曉魯主任的談話,哭著簽了手術同意書。一直到當天11:20病人被推進手術室之前,一共室顫了6次。
  “這屬于巨大手術,隨時有可能面臨死亡,你在現場也看到了,患者發生了多次室顫。”13日15時許,記者再次前往千佛山醫院搶救室,李曉魯主任告訴記者,雖然劉偉在進入手術室前曾經好多次一度沒了心跳,但最終手術結果很好,他身邊的心電監護儀上顯示,心率80、血壓138/61,均趨于正常。


在生與死的邊緣把病人救活
  “昨天實在太忙了,事出突然,也沒來得及給你講解。”13日,當記者再次前往千佛山醫院時,李曉魯主任如是說。
  他告訴記者,急診室就是需要24小時待命,也許前3秒還沒事,後3秒就人命關天了。“這也是我們工作最有價值的地方,在生與死的邊緣把病人救活。”在他看來這並沒有什麽偉大,而只是工作使然,“醫生就應該救死扶傷,就像老師就應該教育學生一樣。”
  正是有這種樸素的想法,他在7月9日20點多做了一台手術,7月10日0點多又爲新來的病號做了手術,直到當天早上5點多,他剛到家補了一個小時的睡眠,被電話叫起來到醫院做手術時,二話不說穿上衣服就往醫院趕。而這是他工作的常態。這種工作節奏,也是其他急診科醫護人員的工作常態。雖然休息時間少,但站在手術台上,由于精神高度緊張,醫護人員沒有犯困的,“手術室、搶救室就像是另一個世界,”專注于救人上,只有等下了手術室、搶救室,疲憊才會襲來。
  “昨天搶救的這個患者是心梗,這是一種死亡非常快的病,”李曉魯說,有統計數據顯示,5%-8%的心梗病人是在發病後被送往醫院的途中去世的,“不幸中的萬幸是昨天這位患者在醫院查體時發病,當場就進行了搶救,因爲搶救及時,他現在恢複得不錯。”因爲下午還有1台手術,他並沒有和記者多說,而就在當天上午,他剛做完2台手術,“昨天上午這位患者事出突然且情況危急,只能先救他,但是這一下就壓了4個患者,我得趕緊給他們做完手術,讓他們早日出院。”


關閉